廉政建设

亓坤坤:李大妈的心事

2016-9-26 来源:   点击:3323

       李大妈是一个十分开朗风趣的老太太,一双笑眼,总是乐呵呵的。可是,最近像是有什么心事,整个人无精打采愁眉不展的,就连一向最爱的广场舞也突然没了兴致。

       “蹬蹬蹬蹬蹬蹬”,高跟鞋踩在楼梯上就像闷鼓敲得李大妈心神不宁,“吱呀”钥匙转动锁孔的声音扰乱了她的思绪。 一进门,小华一眼就看到妈妈佝偻在沙发里,脸色有些苍白,很疲乏的样子。放下东西后,小华跟妈聊了聊,李大妈只是说最近睡眠一不好,浑身就不舒服。

       李大妈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,独女小华小学还没毕业,老伴就两手一撒去了黄泉路。从此,她又当爹又当妈地拉扯着孩子,仅靠手边的几块薄田,农闲时间打打零工把孩子拉扯大。从小她就盼着女儿能读书识字,远离农村,端上铁饭碗。如今孩子终于圆了老人的愿望,在南京上了大学,又顺利考上了公务员。女婿小军呢,年纪轻轻已经是县里实权部门的一把手了。
       这不,女儿和女婿体贴她老人家一个人在老家孤苦伶仃,今年过年回家时,俩人做主把家中那几亩薄田卖掉,生拉硬拽把老太太从老家接到城里。临走的那天,村里的老老少少都专门过来送她,一个劲得羡慕道,看看老李,辛苦了一辈子,这下好啦,跟着女儿女婿享福去喽。

       这天吃过晚饭,女婿忙抢着去洗碗了,娘俩挨着沙发上看电视。小华前天刚看过一篇独居老年人易得抑郁症的报道,她怀疑妈妈准得了抑郁症。这人生地不熟的,自己工作忙,应酬又多,很少陪老人家,她越想越觉得是这么回事。小华关心得问:妈我看你整天不说不笑,一点精神头都没有,带你到医院检查检查吧?”。可李大妈硬是说什么也不去,她说她就是没病。这下可把女儿急坏了。女婿也来劝,“妈,咱还是去医院检查检查,如果大夫说没病,咱就放心了。”

       拗不过俩孩子,李大妈长舒一口气:“孩子,妈是有心病啊!一听说有心病,小华扑哧一下笑了,“心病?您能有啥心病?你看您这女婿对您比亲妈还亲呢。吃得好住得好,能有啥心病”。

       小军使了个眼色,小华心领神会溜进厨房,俩人就嘀嘀咕咕开了。小军凑近小华耳朵,“我告诉你个秘密,我前几天在楼下看到妈跟一个大爷聊天,有好几次还看到妈从大爷家出来,我观察了好多天,你说,咱们会不会多个后爸呀。”小华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。

       小华凑到妈妈身边,轻轻地帮妈妈锤起了背。一缕头发从母亲鬓边垂了下来,小华抬起手,把那缕白得刺眼的头发轻轻别在母亲耳后。这一刻,小华的心如刀割一般的疼痛!为了养大她,妈妈辛苦操劳了一辈子,背驼了,眼花了,头白了。俗话说得好,好儿女还不如半路夫妻呢,是该考虑下老人后半生的幸福啦。

       理了理思绪,小华试探地开了口“妈,我帮您找个老伴吧。您放心,我跟小军很开明的。您为我操劳了一辈子,也该好好考虑考虑你后半生的幸福呢。我们不能这么自私,一直这么霸占你的。”

       李大妈一惊,找老伴?这才来城里没半年,女儿女婿都开始嫌弃自己了?哎,这终归不是自己的家。她神色黯淡下来,低头不语,眼泪吧嗒吧嗒滴落,这几天的担忧、焦虑与今晚的失落、伤感都在这刻一股脑倾泻出来。

       小华一看吓坏了,她何尝见过妈妈哭?再苦再累的日子里妈妈都没有掉过一滴泪,今天这是怎么了?

       听到声音,小军扔下抹布,出了厨房,看到岳母紧锁眉头,默默无语,像一个受了委屈的小孩子。思前想后,他明白妈妈应该误会什么了。

       小军抹去老人的泪水,拉起老人的手,带着歉意得说“妈,都是我们不好,您是不是误会什么了。你跟我们住在一起,每天热汤热饭的,我们高兴还来不及呢。前几天我回家正好看到您跟一个大爷聊天,觉得你们挺般配,所以就想撮合一下。没别的意思,就是看您一个人带大小华,操劳了一辈子,都说老来伴,老来伴,到了晚年也该享享清福了。”

       弄明白了缘由,李大妈破涕为笑,“你们两个孩子没事竟瞎折腾,我一个人挺好的,习惯了。我那是向他请教煲汤的技术呢。这个小区,做汤他最拿手。想着你们下班能有一口热汤喝”

       这下小华更纳闷了,一头雾水,她感到事情更加蹊跷了。“妈,那您的心病不是这个,那到底是什么呢”。

       李大妈这才一五一十道出了实情……

       原来,刚当上单位一把手的女婿有一次在家里收受别人送来的“礼金”时,被正在厨房做饭的岳母当场“逮住”了。女婿小军年轻有为,深受领导器重,在县里是主管食品安全这块的。中秋节前一天,同学老张到家里来找他。老张打算在县城开一家饭店,万事俱备,只差食品卫生许可证没办下来。“小军,你跟卫生部门的人不是很熟吗?你看能不能帮我……”老张说这话时,边从皮包里掏出一个鼓鼓的信封,塞到了小军怀里。小军眉头一皱,本想和以前一样严厉拒绝,可是俩人当年是铁哥们,又是四年大学同学,不能驳斥了人家面子,他只好暂时收下了,打算明天一早就送还他。

       没想到,这却成了岳母的心病。听了李大妈的诉说,小华哈哈笑了起来,“哎呀,妈,原来这事,虚惊一场,小军的性格我了解,这种事他不会做的”。小军也忍住笑意,“放心吧,妈,这钱第二天我就已经退回去了,都是老同学,总要留点面子的嘛。”

       小华埋怨道,“妈,再说了,就算亲眼所见,您直接问问他不就得啦。都是家人,至于憋在心里,自个受罪嘛。”

        这下倒轮到李大妈尴尬了,她搓着手,不好意思地解释到,“这段时间新闻上经常在说抓贪官,前几天楼下聊天时,听王阿姨说,她一个侄子因为收了包工头5万块钱,现在还在拘留所里,年纪轻轻的又丢了公家的铁饭碗,听说还要判几年刑,他媳妇带着一个不到2岁的孩子,你说这以后的日子该多难过呀。俺做丈母娘的,又不识字,怕说错话,万一误会了女婿。我也不好跟你提,这在背后嚼人的坏话,万一小军生气了,破坏了你们两个人的关系,这就更不行了”。

       小华揶揄道:“您女婿才多大的官儿呀,芝麻粒大小的,犯得着这样草木皆兵、上纲上线吗?”李大妈恼了,两眼使劲瞪着,使劲戳了一下小华的脑门,提高了嗓门说:“我一个农民,大道理俺也不会说。俺只知道管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,别人的东西不能要,更不能拿。电视上都说,那些贪官都是先收人家小礼,收着收着胆子就大了,最后就敢收人家大礼了,最后,进入了监狱,一辈子就完了。钱咱们不图多,够花就行,一家人平平安安的比什么都好。要是你们出个什么事,你让我一个老太太怎么活呢。”

       临睡前,李大妈倒了一杯水端到女婿跟前, 语重心长得说“小军啊,都是妈不好,是我误会了你。其实我最担心的是你们两个,你们都在政府部门,又年轻,求你的人一定多,我怕你们把握不好,一不小心做了什么坏事。你们一定要记得,拿着公家的钱,就应该给公家好好干活,不能三心二意,吃着碗里的,看着锅里的,做那些坏事。人这一辈子图的就是个心安,花自己辛苦赚来的钱才踏实。人有手有脚的,难道还能饿死不成。”
        “拿国家的钱,就要好好为国家工作”,“人这一辈子图的就是个心安”,多朴素直白的道理。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村妇女,没读过书,更不识字,但是她在说这些话时神态是那么真诚,那么庄重。听完岳母的一席话,小军重重得点了点头。他抓过李大妈双手,深情地喊了声:“妈!”
       今晚,李大妈可以睡个香甜的觉了,她睡得很安稳,嘴角挂着舒心的笑。

 

 

单位地址:肇庆市端州区梅庵路9号 电话:0758-2859719
联系邮箱:gddk719@163.com 邮编:526020 备案号:粤ICP备13040579号-1
技术支持:广州微信开发